• 臺中市沙鹿區成功西街31號
  • (04) 2662-3096
童傳盛文教基金會/家寶基金會

動紀錄

[2020/05/08] 命運中不斷闖關的韌力女俠

Line分享

我是命運中不斷闖關的韌力女俠

口述、圖片提供/安蒂 記述整理/黃永達

當初決定到台灣來工作時,我以為過幾年就會回泰國老家,繼續原本的生活。沒想到這一待就落地生根,到現在25年了

爸媽在泰國老家經營雜貨兼小吃店,我是他們唯一的孩子;爸爸在我4歲過世後,就剩媽媽與我相依為命。爸爸是中國上海人,跑船到泰國時認識媽媽,兩人相戀結婚;上海那邊的親戚並不喜歡文化背景不同的泰國媳婦,所以他們我一次也沒見過,更談不上聯絡。但是爸爸生前還是教了我不少基本華語,我長大後也自學過,所以聽與說程度足以日常溝通。

高職畢業後,我進入本地的台資企業上班,台籍主管看中我的華語程度,問我要不要到台灣工作。媽媽捨不得放我一人到陌生的異國,但我想到在台灣收入比較高,可改善家裡的經濟,而且想到海外闖闖看,就說服了媽媽。那時1994年,我22歲。

原本以為會講華語,到台灣應該暢行無阻了,不料到了斗六的工廠,最大的障礙竟還是語言:多數當地人都說台語,聽不懂的我還是得從零學起。一年多後,因為外籍同事的介紹,搓合了都是單身的我和一位台灣男性阿鄭;我們相戀,幾個月後就結婚了。

 

安蒂與阿鄭(右)的婚紗照,兩人在1996年結婚
安蒂與阿鄭(右)的婚紗照,兩人在1996年結婚

小孩面前不能崩潰 堅強撐起破碎的家

婚後我就離職,住進台中婆家當專職主婦。我天生心直口快嗓門大,做事大剌剌的,加上不適應婆家的規矩,與婆婆相處得並不好。第一胎還沒出生,婆婆就叫我們夫妻搬出去住。直到孩子出生稍微長大,我就去上電腦課學美工設計,之後便在家接案工作,偶爾也外出從事中泰文翻譯。

阿鄭與我一共生了2女1男,收入不多開銷又大,但是一家人感情都很融洽。直到13年後的某天,阿鄭突然大量吐血不止,我嚇壞了,趕緊開車載他到醫院掛急診,醫生看到他大片染血的衣褲,本來已不打算輸血急救,眾目睽睽下我急得當場下跪哭嚎,淚珠爬滿臉顧不得抹,鞋子掉到一旁也沒心情撿,只是一個勁大喊「拜託救救他」,我的先生才36歲啊!醫生總算心軟了,讓他住院治療。

阿鄭生前與3名子女的關係相當親密
阿鄭生前與3名子女的關係相當親密

原來阿鄭已有肝硬化,又得了猛爆性肝炎,情況很不樂觀。我除了回家簡單整理家務外,都在病房形影不離地照顧他,也不回家睡覺。四個月後,我照顧小孩時接到醫院來電,說他快要不行了。我急忙帶著3個孩子趕到醫院,看著阿鄭蠟黃的臉容、被腹水撐大的肚子,忍著淚顫抖著聲音向他道別:我會好好照顧小孩,你放心去吧。

那四個月,照料阿鄭和帶小孩兩頭跑,身心都已經超載,加上胃潰瘍的老毛病,我還曾經哭到吐血。我告訴自己,絕對不能在小孩面前崩潰,否則就無法收拾了。但是送走摯愛的阿鄭後,我整顆心還是被掏空了,經常萬念俱灰地站在公寓高層陽台發呆,心想跳下去就一了百了。八歲的小女兒察覺不對勁,說「媽媽你這樣去找爸爸了,我們怎麼辦?爸爸會罵你欸!」,一句話打醒行屍走肉的我,大哭一場後,終於決定再怎麼樣也要大家一起走下去。

安蒂(前排左)在台灣巧遇泰國兒時玩伴阿威(前排右),兩人在2011年結婚,並回泰國舉行婚禮
安蒂(前排左)在台灣巧遇泰國兒時玩伴阿威(前排右),兩人在2011年結婚,並回泰國舉行婚禮

陪伴遲緩么弟 情感性疾患就醫契機

後來巧遇也來台灣工作的泰國兒時玩伴阿威,久別重逢的我們開始交往,2011年再婚,又生了小兒子小迪。阿威老實善良,對孩子都一視同仁,孩子們也喜歡他;我卻沒注意到大女兒香香在那之前已出現異狀。

香香從小雖然有點自閉,還是有天真開朗的一面。直到喪父後,加上我是新移民,讓她在學校飽受霸凌,漸漸不愛上學。一開始我以為她只是任性鬧情緒,就以打罵手段管教,導致我們的關係很緊繃。2016年我的前公公過世,前小叔為了與我爭遺產,竟然連我的小孩也告,看著法院寄來的公文,又想起大兒子那句「叔叔說要遺產的是垃圾,我不要當垃圾!」我一時理智斷線,對著不聽話的香香大吼大叫。這一吼,引爆香香長期累積的壓力,她拿起美工刀在手腕上割出深深的傷口,血一滴滴淌在我的心上,洗都洗不掉。我才意識到她是病了,後悔道歉已來不及。

阿威(左二)對安蒂(左三)與阿鄭所生子女均視如己出,孩子們私下也親密地喊他「奶爸」
阿威(左二)對安蒂(左三)與阿鄭所生子女均視如己出,孩子們私下也親密地喊他「奶爸」

香香開始縮回自己的窩,不與外人互動,不洗澡不吃飯,瘦得皮包骨,也拒絕看醫生,高中學業只能中斷。我擔心了一整年卻無計可施。直到和她很要好的么弟上了幼稚園,被老師發現有發展遲緩而就醫,我才順勢半哄半騙,要香香「陪弟弟去醫院好不好」,當她點頭願意到身心科掛號時,我心中響起雷鳴似地歡呼,簡直要在醫院裡喊出來了!身心科的醫師好厲害,第一次和香香談話就能打成一片,從此香香開始穩定就醫,準時服藥,漸漸和外界有點接觸,也願意吃飯了。

婚後阿威和我開了泰式小吃店,主要顧客是當地泰勞和學生;原本生意還可以,後來外勞結構的改變,加上最近肺炎疫情,生意大不如前,目前歇業中。我也放下其他工作,全心協助香香治療情感性障礙,並陪伴小迪的早療課程。幸好懂事的大兒子半工半讀也不喊累,其餘開銷就靠阿威到工地打零工的收入。

儘管是同母異父,大女兒香香(後)與么子小迪(前)還是從小感情甚篤
儘管是同母異父,大女兒香香(後)與么子小迪(前)還是從小感情甚篤

韌力女性:來自老天爺的微笑肯定

在艱困的時候,總會有鄰居、朋友,以及新移民關懷、高風險家庭服務等團體及時伸出援手。家寶基金會也在去年8月也經由轉介開始協助,社工除了時常來電,甚至親自到家裡關懷訪視外,也會告訴我心理疾患的社區醫療訊息,還提供我申請低收入戶補助的須知或建議,這份補助真的幫助不少。

家寶社工幫我報名台中市「2020韌力女性」幸運獲得表揚,我感覺這一切付出和辛勞都沒有白費;台灣人說「人在做天在看」,這次得獎對我來說,不只是社會的肯定,彷彿也是這二十幾年來,老天爺第一次對我點頭微笑,說聲「辛苦了」。

忙碌整天後的每個疲累夜晚,我喜歡暫時用線上手機遊戲放鬆自己,扮演我最愛的女俠。過關斬將的虛擬時刻,偶爾會與這二十幾年來的回憶重疊,彷彿我自己就是真實世界的女俠,一路見山攀山,遇水涉水,直面命運的挑戰;有幾次彷彿快撐不下去,但終究還是挺過來了。

人生像一場遊戲,勇敢向前就對了,遇到什麼挫折,都是賺經驗值的機會,不要怕,也不要逃,跌倒再爬起來就好,只要繼續就會越來越強;但是千萬不要放棄,一放棄就什麼都沒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