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臺中市沙鹿區成功西街31號
  • (04) 2662-3096
童傳盛文教基金會/家寶基金會

基金會會務

用力發光,照亮生命中的每一位「親人」--專訪家寶居家服務員 阮氏啤

Line分享

口述、圖片提供/阮氏啤 記述整理/黃永達

阮氏啤

我從小生長在越南靠近柬埔寨邊界的鄉下。由於家裡窮又人口多,為了幫忙賺錢,中學畢業後就和妹妹一起跑單幫,從泰柬等國做走私生意,大到電視機,小到香菸都賣。原本生意還不錯,後來警察取締得越來越嚴,每次被查到所有貨品都被沒收,我實在負擔不起這麼大的損失,家人們生活也快過不下去了;到處向親友鄰居借錢,還看盡他們鄙夷的臉色。唉,現在回憶起來還是會想哭啊。

在這麼艱困的時候,因為偶然的緣份,我與一位台灣男性相識相戀,不久後我們結了婚。之前在越南時常聽說許多姐妹嫁到台灣後,有的被家暴、被公婆虐待、被旁人歧視等,過得並不好;其實剛嫁過來時也有點擔心,但很快就發現先生是疼老婆的老實人,夫家每個人也對我很好,才慢慢放下心來。

剛到台灣時,我完全不懂中文和台語,和所有人都溝通不了,連去小吃店都沒辦法點餐;那時越南老家又沒有電話,無法向媽媽姐姐訴苦。到了晚上,看著窗外燈火通明的夜景,回想幽暗寧靜的老家夜晚,只能自己默默流淚。

「他們因為我而變好」 照服員工作的最大動力

但是整天想家也於事無補,還是得努力適應這裡的生活。到台灣一個多月後,我就申請了工作證開始上班。一開始是到養護機構當清潔人員,我很努力工作,各樓層每個角落,連病床都清潔得乾乾淨淨。或許主管感覺到我的細心和努力,就推薦我去接受照顧服務員的培訓,正式轉職成專業的照服員。

從事照服工作的阮氏啤(左)總是把服務對象當成自己的親人來照顧;若對方因此好轉,或受到家屬真心接納,對阮氏啤來說就是最好的回饋
從事照服工作的阮氏啤(左)總是把服務對象當成自己的親人來照顧;若對方因此好轉,或受到家屬真心接納,對阮氏啤來說就是最好的回饋

在養護機構的照服員工作非常忙碌,通常整個樓層只有兩名照服員,得照顧三十多床病人,每天工作十小時也是家常便飯;升到小組長後更忙,甚至到了懷孕生產前三天都還忙得團團轉。但是因為我平常喜歡和長輩們互動,喜歡看著病床上的他們一天天康復,倒也甘之如飴。

坐月子與育嬰的那段期間,我一個人除了帶襁褓中的女兒外,也必須侍奉八十幾歲,罹癌臥病的婆婆,幸好有照服員的多年歷練,讓我能好好照料婆婆的起居,一直到老人家過世。女兒上幼稚園後,我也在幼稚園附近的工廠上班過,但是總覺得少了什麼。半年後還是決定回到我最愛的照顧服務工作。

為了年紀還小的女兒,我選擇到童傳盛文教基金會的長照機構(後來由家寶基金會承辦)擔任居家服務員,雖然要奔波在各個有長照需求的家庭,但是工時比較彈性,可以兼顧家庭;更重要的是,我可以再度發揮自己的專長,幫助到需要我的人。這股成就感支撐我一路做到現在,樂此不疲。

阮氏啤(右一)在台灣二十年來,因為個性大方加上工作認真,得到各位上司、同仁及服務對象肯定;連姪女阮清安(中)也受其影響,來台後也跟著阮氏啤的腳步,成為家寶的居服員
阮氏啤(右一)在台灣二十年來,因為個性大方加上工作認真,得到各位上司、同仁及服務對象肯定;連姪女阮清安(中)也受其影響,來台後也跟著阮氏啤的腳步,成為家寶的居服員

不是「個案」而是一家人!被接納就再也不孤單

例如有位獨居的八十幾歲老太太,我一開始服務她時,她接受胃癌手術後回家休養,滿臉病容,我每天幫她整理家務,還特別準備了蘋果香蕉泥當午餐,到現在五年了,她的臉色也漸漸紅潤,面對相關療程也不像之前虛弱。最近到醫院回診居然癌細胞都消失了,連醫生都很訝異,我也很欣慰地看到老太太的轉變。

還有一位重度腦性麻痺、臥床度日的年輕人;同住的媽媽是肢障人士,想照顧他但力不從心,只好申請居家服務。我第一眼看到瘦到皮包骨的他,相當不忍;如今五年過去,他氣色豐潤很多,雖然這樣幫他擦澡、換衣、翻身拍背就比較吃力,但是看到他開心的笑容和漸漸正常的體態,我也打從心底感到愉快!

阮氏啤(左二)最放心不下的,就是遠在越南老家、今年高齡九旬的母親(右二)。即使現在工作相當緊湊忙碌,阮氏啤仍會儘量抽出時間,偕同夫婿(右一)飛回越南探望老母
阮氏啤(左二)最放心不下的,就是遠在越南老家、今年高齡九旬的母親(右二)。即使現在工作相當緊湊忙碌,阮氏啤仍會儘量抽出時間,偕同夫婿(右一)飛回越南探望老母

這些年來服務過這麼多家庭,我都把對方當成自己的親人,尤其看到這些可愛的長輩們因為我的照顧而好轉,感覺真的很棒,彷彿也照顧到遠在越南,不能常伴身邊的老母親;而他們的家屬看到我的用心,也把我當成一家人。如今女兒上小學三年級了,老公有空時也常常幫忙分攤家務,有了家人和親戚的支持,讓我可以更安心地投入工作。有了家人的支持和服務對象們的接納,我再也不會感到孤單。

現在每當工作結束,騎機車回家的路上,看著被路燈照得通明的夜景,心中覺得踏實又快樂,覺得自己也像一盞在台灣生根、茁壯的路燈,在路邊默默守護著,並用力發出自己的光,為每位從我身邊經過的人,照亮他們的人生旅途。

 

(原文刊載於2020年3月 家寶基金會年刊)